缠藤

【叶修生贺/周叶向】我家那啥在我生日那天一大清早就吵醒我,只为——!好,原谅你了

*剪辑师周*导演叶paro

*小队长生日快乐!!

 

一、

 

“小周?唔……你要带我去哪啊?”

 

一大清早,还睡得迷迷糊糊的叶修就被周泽楷带上了车,还没适应几秒光亮,便再次被黑暗覆盖。

 

“这架势……前几天就听方锐说你在暗戳戳搞什么事,你不会——是想把我卖了吧?!”叶修摸了摸覆盖在眼睛上的东西,“我承认,我承认之前你睡觉时在你脸上画画的是我,还有之前给你扎小辫子也是——小周你!”叶修还未“坦白”完,便感受到脸上传来一瞬间的触感,惊得叶修说不出来话。

 

“我知道。叶修,不要摘下来。”周泽楷凑近叶修的耳朵,低沉而又认真地说道。一张一合吞吐的气息经由耳朵传入大脑,让还在沉浸于刚才的震惊中的叶修宣布阵亡。

 

“……好。”

 

车启动了,开车的人技术很好,一路上都十分平稳,让坐在后座位的叶修感到十分舒服。城市的吵闹声逐渐远去,偶尔有清脆的鸟叫声传入叶修的耳朵。

 

是个好天气啊。叶修想到。小周这个小兔崽子真是,等到了地方再好好教训他,不过,似乎是要去很远的地方……叶修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前几天忙着电影上映事情的他终是抵不过身体与精神上的疲劳,再次睡了过去。

 

 

二、

 

叶修第一次见到周泽楷是在面试的考场上。叶修25岁,周泽楷21岁。

 

叶修身为面试的考官,而周泽楷作为应聘的剪辑师之一,这便是二人初次的身份碰撞。

 

周泽楷刚进入教室时,叶修便愣住了,就算之前还在娱乐圈里,也没有见过如此好看的人。棱角分明,五官的位置刚刚好,刘海紧贴在两侧,他不是流行的那种锥子脸,也不是那种带有女气的面容。最有味道的是他的那双眼睛,如星空般闪闪发光,很有灵气。

 

“你叫——”叶修翻动着桌上的简历,他记得这个人,不光是照片还有简历内容都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近期传来的那位剪辑小生应该就是他了。

 

“周泽楷。”

 

他轻轻点了下头,似乎有点局促,只是对叶修抿嘴一笑。

 

 

三、

 

在娱乐圈中,若是问起“叶秋”二字,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在叶秋18岁那年,处女作《却邪》横空出世,并获得了当年国内最有知名度的最佳电影奖提名。其彪悍的剪辑手法或许正如其作品名般作为上古武器震住了许多圈内人士。

 

当然,后期的成功也离不开前期的拍摄。将剪辑与拍摄都承包的叶秋,另辟蹊径,创造出了不同于传统的拍摄模式。这其实也是有原因的,据后来叶秋本人所说,他完全是野路子出家,长辈们的工作与电影艺术毫无关系,完全凭借自己的兴趣与钻研,以及结识的好友合作而完成。未受过科班系统学习的叶秋,处女作便以独特的个人风格而展现。不过,正因为打破了传统,观众评价的分歧非常之大,但是也因为叶秋的年龄之小,大多数差评的观众之中也表示了对他的宽容。总体来讲,鼓励居多。

 

在大家都想对这位年轻导演一探究竟的时候,叶秋却表示不接受任何采访,只要关注接下来的作品即可。这倒是让各位娱乐记者的心中憋了一口气。可惜的是,叶秋所在的公司——嘉世娱乐,将他保护的很好,在他正式露面之前,未有一张照片流传。

 

正如他本人所说,隔了一年之后,第二部作品上映,不再是提名,而是真正得奖。其第二部作品仍是保留了与处女作相同的个人风格,但在手法上更加成熟,镜头语言上的表达增加了专业感。第三部作品的诞生也是在其第二部隔一年之后,再一次摘下了桂冠,同时获得了最佳男主角的奖项。

 

可在第三部上映之后,接连两年都未有新作品的消息,另一种声音忽然出现,说叶秋只会用套路,根本没什么才华;更有人说他背景大,靠关系,以前的作品都不是自己拍的等等诋毁他的言论。网上便掀起了一场粉丝与黑子之间的骂战。

 

还未等骂战分出胜负,嘉世娱乐公司便宣布了叶秋将不再拍摄的消息。消息来得非常突然,各大记者纷纷赶往h市,想要得到第一手的消息。可赶到时,人早已离去。

 

圈内人士纷纷表示惋惜,一位天才导演的离开。

 

 

四、

 

“嗯,周泽楷……找到了。你好,我叫叶修,是这部影片的总导演。小周有过当演员的想法吗?你的外貌还挺符合现在女孩的审美的。”

 

“没有,比较喜欢幕后。”

 

“初步接触剪辑是在什么时候?”叶修抬起头看了周泽楷一眼,便继续浏览起了他的简历。

 

“高中毕业暑假。”

 

“嗯……三年。”叶修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拿着笔一下一下的敲击着桌面,“哒哒”声在空荡的教室中回响。

 

“小朋友,作品有带么?”坐在叶修旁边胡子有些拉碴的男人突然出声,正准备拿出桌上的烟,不料却被身边的叶修阻止。

 

在发生这一小插曲的同时,周泽楷已经走上了前,将U盘放到了桌子上。

 

叶修拿起U盘,便将之插入了电脑,站起来关上了教室中的灯,前方的幕布上通过投影仪显示出了画面。

 

“老叶,这不是——!”原本有些懒散的男人突然像是睡醒了一半,坐直了身子,边拍叶修的肩膀边兴奋地说道。

 

“嗯。”由于光线昏暗,屏幕的亮光反射在叶修的眼睛之中,叶修全神贯注的看着周泽楷的作品,喃喃自语道,“原来你就是一枪穿云么。”

 

一枪穿云,近一年在B站大火的up主,自第一次投稿到现在,已是有了4部作品,而最火的便是这部,以曾经的天才导演叶秋的三部电影为素材制作的混剪。剧情向剪辑,却完全不一样的内容,短短的四分多钟,反转也恰到好处。以暗黑为主基调,转场镜头虽多,但加以效果过渡与色调的调整,让人观看时非常舒服,作者的目的也在其中体现。

 

“啪啪。”鼓掌声突然响起。

 

“小周虽然看起来很安静,风格却如此凌厉啊。”叶修边说边站起了身,走到了周泽楷的身边,“既然是以……叶秋导演的作品为素材,想必你也是很喜欢他了,来谈谈你对他以及他的作品的看法。”

 

空气中沉默了许久,而叶修也很有耐心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处女作便到影院观看过,第二三部也是。”周泽楷突然认真地、坚定地直视着叶修,眼睛中仿佛闪烁着光芒,“对剪辑的兴趣,是因为叶秋导演,他的风格,不拖泥带水,我很喜欢,剪辑他的影片也是在解构他的镜头,——我其实认为叶秋导演是位很细腻的人,当年宣布退隐一定是有原因的——”周泽楷低下了头,仿佛下了很大决定一般:

 

“我一直在期待着他的回归。”

 

在教室里另外两个人注意不到的角度,周泽楷缓缓握起了拳头。

 

“他会回来的。”

 

不曾想过眼前之人有回应的周泽楷,顿时睁大了眼睛。叶修的这一句话掷地有声,仿佛有魔力一般,让周泽楷深信不疑。

 

“你要相信他。”

 

 

五、

 

“祝贺杀青!!”为时三个月的拍摄终于结束,久违的休息时间让大家都格外珍惜,毕竟漫长的后期制作即将开始。

 

饭桌上一片热闹,灌酒的灌酒,抹奶油的抹奶油,三个月相识的情谊让大家都有些不舍得。

 

“叶导叶导,来喝杯酒。”

 

“不了不了,酒力不行。”叶修向敬酒的人微微一笑,碰了一下对方的杯子以表感谢。若是放眼望去,你便能发现唯有叶修的酒杯丝毫没有动过。

 

“你们喝着,我出去抽根烟。”说罢,叶修便站起身走向了门外。

 

刚刚月初,天空中的月亮仍是细小的月牙,闪闪星光点缀着黑暗的夜空。夜风吹拂着叶修的头发,独自一人站在酒店门外吸着烟。

 

“叶导。”虽然声音很小,叶修仍能听到喊声。

 

“呀,小周你怎么也下来了?”

 

“你好久不回。”周泽楷走到叶修的身旁便停了下来。

 

“……,我出来透透气。你先回去吧小周。”隔了一会,看身旁的人仍没有动静,叶修便也知晓了他的意思,熄灭了手中的烟。

 

“小周,第一次跟片场感觉如何?”

 

“很累,但是……实现了愿望。”

 

“愿望?”出乎意料的回答。

 

“嗯,与叶秋导演一起。”

 

叶修怔愣了一下,笑了起来,“我们小周同志果然很聪明呀。”

 

“那天就猜到了。”

 

“果然是个闷葫芦,能憋这么久。”

 

“想要亲眼确认,你说了,你会回来。”

 

叶修突然就想起了面试那天自己对周泽楷说的两句话,没想到便暴露了他的身份,说是暴露其实也不算,他本名确实叫做叶修,用“叶秋”只是迫不得已罢了。

 

“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便要辛苦小周了,让你跟着我拍摄,也是方便你读懂我的意思。电影剪辑师最重要的一点,便是要与导演的想法相通,不过呢,我也期待着小周自己的想法。”

 

“嗯。”

 

“好了,我们上去吧。”叶修手一挥,便挽住了周泽楷的肩膀,一同与他走进酒店,“小周你还挺能喝的,那么多杯脸都不红。”

 

“父母能喝。”

 

“唔,我家老头子也挺能喝的,怎么到我这代就不行了……”

 

叶修后面说的话,周泽楷已有些听不清,曾经最憧憬的导演就在自己的身边,跟着他拍摄,得到了他回归的承诺,从面试成功到现在杀青的时光如同梦境一般不真实。每天清晨起来时,都害怕着这一梦境的破碎。

 

“恭喜小周同志面试成功,你以后就是我的御用剪辑师了!请于X月X日至XXX报到。”邮箱里的这封邮件仍被周泽楷好好保存着,这或许是他21年的人生中最大的礼物了。

 

 

六、

 

“这里,转折的有些眼花缭乱了。”

 

“可是,会增强主角的混乱感。”

 

“不一样的小周,重复几个镜头过渡都是用叠化是可以,但持续时间很重要,你再从前面放一遍。”

 

“……”

 

自杀青之后已是过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主要的工程便是进行后期的剪辑,将拍摄好的镜头连接成一部一个小时多的电影。而在这一个月里,叶修与周泽楷几乎形影不离,窝在公司里小小的地方,晚上住宿也是在公司里。

 

电影一般会分为两个版本,一是放映版,也就是最终成片,通常是专业的剪辑师制作而成;另一版是导演剪辑版,通常不会流露出来。常有一句话:“找剪辑师就跟找‘老婆’一样。”,剪辑师与导演之间能否心意相通是即为重要的。

 

周泽楷曾问起叶修为什么要招剪辑师的时候,叶修只是挠了挠头道:“既拍又剪的工作量有点太大了,老了老了。”

 

周泽楷表示不置可否。

 

“四点了,时间还剩一个月,你也完成一半了,去休息会吧。身体第一。”叶修看了眼电脑上的时间,朝着周泽楷的方向问道。

 

周泽楷摘下耳机,点点头,以询问的目光看着叶修:“一起?”

 

“我得等会,还有些事要办。”周泽楷发现叶修今天一晚上都在为他手里的那张纸发愁,关了电脑后,便朝叶修的位置走去。

 

“宣传方案?好早。”

 

“小周?啊,是啊,其实是老板娘做的,让我想想可不可行,你也知道,当初我退隐,实情基本上整个公司也都知道了,此次复出,必会遭到‘嘉世’的阻拦。老板娘就说‘早做个方案,以应对敌人’。”

 

“噗嗤。”周泽楷突然笑了。

 

“小周你也觉得是吧,我对这些都不太在意,一切的根本还是在作品的质量上。不过……”

 

“去睡觉吧。”

 

“嗯?”

 

“身体第一,质量高。”周泽楷笑吟吟地看着叶修。

 

叶修也笑了。他发现周泽楷让他说不出话来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好,我们去睡觉。”

 

 

七、

 

在天才导演叶秋退隐的四年后,一部无明星演出的、自传式影片《君莫笑》横空而出,先是举行了三场点映,便口碑爆棚,出来的一位位观众都十分激动的表示“王朝”要再次来临。大众的好奇心是抵挡不住的,上映第一日便有许多受到“自来水”鼓动的观众来观看影片,看完后无不纷纷想起十年前的那部《却邪》,在本片末尾的字幕中出现的导演大名叶修,也让观众怀疑起这个人的身份。

 

“叶修是谁?!”——各大娱乐官博上纷纷以这四个字和两个标点为标题。

 

而就在上映的三天后,导演的真面目终于被揭示——四年前宣布退隐的天才导演“叶秋”。粉丝瞬间引爆了微博。这是他第一次接受了采访,“叶秋”长得很干净,穿着西服,显得十分彬彬有礼,但眉宇间无不透露着一种凌厉之气。

 

这是一次王朝的狂欢。

 

八、

 

“叶修。”

 

叶修在梦中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喊他,睁开眼后却仍是一片黑暗,怔了几秒后,才想起来早上的事。

 

“小周。”

 

周泽楷听到了叶修的声音,便立刻回过了头:“到了。”说罢,便打开车门下了车,走到后排,将叶修扶了出来。

 

“叶修。”叶修感受到周泽楷走到了他的背后,解开了眼罩。

 

由于要适应突如其来的光亮,叶修慢慢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片花海。

 

已是临近夏初,看到如此广阔的花海令叶修也是吃惊了一番。花的颜色呈规律性排列,显然也是人工种植的。还没待叶修缓过神,周泽楷便走向前牵起了他的手。

 

周泽楷牵着叶修的手走在这片花海之中,每束花之间空隙很少,一束一束之间几乎没有空隙。花瓣轻轻柔柔的,偶尔一两片掉落在叶修的手背上,不待被手背的主人发现便随风而去。

 

叶修刚睡醒,意识还有些朦朦胧胧的,任由周泽楷牵着他,感受着掌心传来的温度。无数个夜里,周泽楷轻触叶修的手背,十指相握,那是最美好的时刻。

 

“小周,还记得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吗?”

 

“嗯,记得。面试。”

 

“我其实很早就看过你的作品了,一枪穿云一枪穿云。”叶修看着走在前面得周泽楷,小声嘀咕着,“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吧。”

 

“不过小周你真的很好看,我一个男的,第一次也被你的长相给惊到了。现在想来,我这算是一见钟情吗?哈哈。你说你是不是也早就对我图谋不轨了。”

 

周泽楷停了下来,转过身,直视着叶修的眼睛:“叶修是我最憧憬的导演。”

 

叶修最喜欢的就是小周的眼睛,满载着星辰闪闪发光。

 

“谢谢你,小周。”在那段时光里,叶修其实已经听了这句话很多遍了,而无论在何时何地,周泽楷都是一副非常认真的样子,带着不容置疑,带着对他的感情。

 

周泽楷突然蹲下了身,拿起了几枝掉落在地上的纸条。叶修一时不知道周泽楷在干什么,也蹲下身来。

 

周泽楷编了一个花环。

 

在叶修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周泽楷将之戴到了叶修的头上——正正好好,不大不小。

 

周泽楷笑了起来。

 

“生日快乐,叶修。”

 

 

END.

 

【乐乐生贺/双花】因你而在

·又一次来晚了的生贺……总是突发想写(。

·本来也有个虐的构思,但是…还是小甜文好啊~

·两人都设定为大学生。

 

“孙哲平!你这带我走的什么路!”张佳乐再一次小心翼翼的探出脚,确认脚下的安全。

 

“人生总要追求点刺激。”孙哲平随意的撩开挡在前面的树枝,右手中的手电筒一会照着手中的地图,一会照向前方。

 

“刺激你大爷!你——啊!”

 

“扑通——”。

 

由于前几天下了雨,山上的泥土黏湿黏湿的,你要是近看张佳乐身上的衣服,便会看到身上沾满了泥土。对,没错,张佳乐、仍然的、再一次地、跌倒在了地上。

 

“孙哲平!明明美好的一个晚上,带你大爷的出来爬山?!”

 

“这不还是大爷您,大半夜十点多想出来看什么红月亮?”

 

“卧槽,孙哲平,你这还怪我?”

 

“不怪大爷您㖏!”孙哲平朝跌倒在地的张佳乐走去,弯下腰,“还能站起来不?”

 

张佳乐揉了揉脚踝,试着动了动脚,叹了一口气摇头。

 

“嘶——好像崴到了脚。”

 

“得,大爷别动,我来背你。”孙哲平转眼便蹲了下来,背对着张佳乐。

 

像是时间静止了一般,张佳乐并没有如孙哲平所想那样,趴到他的背上,毫无动静的背后让孙哲平心生疑惑。

 

“……你的手伤。”

 

孙哲平似乎沉默了一瞬。

 

“没事,你看我连石膏都不用打了。”

 

“.…..不行,你扶我起来,我自己慢慢走。”

 

 

血,全身的血。脸,鼻子,胳膊,腿,孙哲平斜靠在墙壁上,轻轻喘着气。张佳乐赶到学校后面的巷子中时看到的便是这幅场景。

 

“咳咳,啧那群小兔崽子,还好有老……咳……老子在。”

 

“孙哲平——!”

 

孙哲平似是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微睁起了眼。

 

“咳,来了啊,那我先睡会了。”

 

“扑通”。

 

两人是在大学里认识的,同专业同班同宿舍。张佳乐在女生中相当受欢迎,留着小辫子,从头到脚散发着一股文艺青年的气质,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张佳乐跟班里男生的关系倒是一般,当然,除了一个人之外,那便是孙哲平。张佳乐和孙哲平的关系好其实让大家都有些惊讶,孙哲平在气质上和张佳乐根本不同,虽说有时犯点中二,但是是一个纯正北京汉子。汉子和文艺青年,倒也是个奇妙的组合。

                                                                                                         

张佳乐拉起孙哲平的胳膊,环住他的脖子,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另一只胳膊也放在肩上,用尽力气站起来。孙哲平身高较为高些,背着往前走,对于张佳乐来说,有点吃力。

 

“都说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能解决,还来干什么?找打吗?!你总是不听我的话,逞能有意思吗?你看你现在这幅鬼样子,打不过你不会跑吗?没长腿吗?你要是残疾了,我怎么办……你说我到底有什么好,天天跟我混在一起?脾气又不好,你说你到底看中我哪点了?孙哲平,你倒是说话啊!——呼——呼——咳咳······”

 

似乎是看准了现在孙哲平根本不会反驳,张佳乐像是发泄一般,声嘶力竭的嘶吼着,在夜晚中格外清晰。


孙哲平忍着伤势,吃力地微微抬起了头,半眯着眼睛看着张佳乐,月光下的少年生气起来就像是一只炸了毛的家猫。


“就是喜欢。”他想。

  

“到了。”

 

孙哲平最终没有拗过张佳乐,只是扶着他到达了目的地。天空中的月亮仍然如圆盘一般,金黄金黄的。

 

“23:24,还没到时间,十多分钟。”孙哲平将张佳乐安放到了铺好纸的地上,看了眼手腕上的表,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望远镜,与张佳乐并肩同坐。

 

山坡上只有孙哲平和张佳乐两个人,十分寂静,隐约能听到微风吹过枝叶的沙沙声。城市里的车水马龙声、吵闹声,离得很远很远,这样一个廖无人烟的地方,或许唯一能听清的便是对方的心跳声。

 

“咚——咚——”

 

张佳乐忽然觉得脸颊有点燥热。

 

“开始了。”

 

突然的一句话让张佳乐清醒了不少,他拿起早就放在膝盖上的望远镜,观察起这次的自然现象。

 

“据说这次不止红月亮呢,还有月全食以及蓝月亮!三个合体!哎,孙哲平,我记得前几年也有过红月亮,你看过吗?”

 

“没有。我对这种不感兴趣。”

 

“啧啧果然是糙汉,那你这次怎么就来了。”

 

“因你。”

 

张佳乐觉得自己的脸比刚才更加燥热了。

 

月亮竟不知何时多了一条细小的缺口,随着时间的流逝,缺口慢慢增大。缺少了月光的照射,周围的景物开始逐渐模糊。阴影已遮挡住大半个月亮,月光逐渐消退。终于,世间完全的黯淡了下来。原本闪烁的星光也被这黑暗所吞没。

 

山上寂静的可怕,沙沙的树叶声在这时显得有些恐怖。张佳乐突然就想到了古时的天狗传说,望着漆黑的四周,伸手不见五指,难怪科技不发达的那时,人们会深深相信着这个传说。

 

“张佳乐。”

 

“嗯?”

 

他感受到右手上的力度。

 

“生日快乐。还有——”

 

脸突然放大。

 

“啪嗒——”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

 

“我喜欢你。”

 


END.

——————————————————————————————————————————————

本来想在3月前写完的,结果突然想到2月只有28天……………又又拖了几天……什么时候能治好我的拖延症【扶额

仍然期待有小可爱的评论哈哈qwq

乐乐生日快乐!!!



【喻生贺/微喻黄】 (((起名废的我不想起题目......qaqqq

·原著向,按时间线,设定在第三赛季,对没错,还没正式进联盟。

·可能会带点喻黄,但是这时候,少天还是个别扭的小可爱((。【doge】嘿嘿嘿~

·不知道所理解的人物性格、行动对不对emmmm欢迎讨论www

·啊啊啊啊啊来晚了许久!!!!喻队我对不起你!!!((真的好久啊我的天qaqqqqq

 

G市最近又降温了。

 

尽管下周才是春节,红灯笼却挂满了街头,商场中也开始播放每年都一尘不变的迎新春歌曲,俨然已产生了一种过节的气氛。

 

“(108,70)。”一道声音突然打破了较为沉寂的气氛,喻文州合上了手中的笔记本,站起身,走到显示屏前,“方队,这个时候,在这个坐标,我认为…可以一试。”

 

自从第三赛季开始,方世镜便有意将喻文州安排参与每晚战队内部的讨论。白天训练,晚上跟随战队进行前一次比赛的复盘和下一次对手的分析,虽然喻文州一开始真正参与进去的机会很少,但他都在认真聆听,拿着那本笔记本在上面写写画画。即使是突然的一次建议,也可能会成为点睛之笔。随着次数的增加,战队的成员越来越能接受喻文州——这个曾是训练营中吊车尾的孩子。

 

“……可以是可以,但是这个位置,从现在这个方位来看,比较困难在这个时间可以到达,需要提前做好准备。”方世镜摩挲着下巴,紧盯着喻文州所讲的那个坐标。

 

“对,需要团体赛一开始,便朝着这个目标进行,引诱对手进入我们所布置好的坐标,然后一举击破。”

 

气氛再次恢复沉寂,房间内所有人似乎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可行性不大,谁来实施?队伍中暂且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何不直接破敌,绕绕弯弯那么多根本没有必要。”只见黄少天突然起身,走向显示屏前,移动鼠标,往前似乎只移动了0.1秒,“就在这里,‘上挑’‘银光落刃’直接克敌!”

 

黄少天,同样是训练营中的孩子,被前任队长魏琛挖掘,具有很强的洞察力。方世镜将其二人安排参与每天的战队复盘,都只为了一个目的,冠军。

 

方世镜看着显示屏前的两个孩子,似乎有些眼花,他忽然想起了,这个赛季刚开始时,少天对他讲说的话。

 

“我才不承认,下个赛季,喻文州是我的队长!”

 

那时,那个孩子通红着脸,憋着一股气,低着头,握紧着拳头。方世镜知道为什么,但他没有阻止,只是摸了摸黄少天的头。他相信黄少天心中并不是真正怨恨喻文州,只不过——

 

“还不都是你的错啊,老魏······”

 

其实喻文州也都清楚的,训练营的孩子、战队的成员以及···黄少天是怎么看待他的。虽然他们都清楚真正的原因,但只是想把魏队的离开都归咎于他的身上罢了,用个不好听的比喻,那就是“替罪羊”。他不做解释,也不想追究,他也曾一度怀疑过在那天与魏队比赛的意义到底是对还是错。可是不管,那日的比赛结果是怎样,仍然无法真正阻挡魏队的离去。

 

客观原因产生的事件——

无法解决。

 

 

“好,复盘完毕。大家都去休息吧,明天晚上还有比赛。”话还未说完,队员一股脑的全跑了出去。或许是沉静在刚刚的分析之中,方世镜收拾完文件后,环顾了下房间内,发现喻文州和黄少天还在。

 

“文州,少天,辛苦了。”

 

“方队,不要总是让我和他的名字放一块好吗。”黄少天抬起头撇撇嘴。

 

“哈哈好,好。”方世镜无奈的笑了笑。

 

“其实···黄少天,你说的那个时间点直接克敌,我认为有很大机会可以突破对手的那一击。”喻文州突然停下了手中收拾东西的动作,插进话来。

 

“那是!”

 

“但是,若是两者结合,对于整个时局的会增加更大的把握,直接克敌必定是有随机性,若是失败,后续······会失去控制。”

 

“怎么结合,谁来控制,你仍然没有回答我刚刚在上面问你的问题。”黄少天仍然是对喻文州所讲的破敌之法表示怀疑。

 

“下个赛季。或许能。”

 

黄少天顿了顿,深深的看了喻文州一眼,随即一笑:“哈哈,那就拭目以待咯。”

 

“方队!快走,马上赶不及了!”刚说完,黄少天就立即拉上方世镜离开了,似乎在耳边小声说了什么。

 

喻文州朝着他们离去的方向看了一会,便也拿起东西回了宿舍。

 

 

 

 

今天复盘的结束时间意外的有些早,喻文州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觉得有些奇怪,回来的路上人怎么这么少?难道今晚俱乐部有什么活动?而且……平常热热闹闹的宿舍里现在空无一人。他并未立即就休息,而是打开了电脑,一遍遍放着今晚所复盘的比赛,不知持续了多长时间。

 

“咚咚”“咚咚”突然的敲门声打破了喻文州的思考。

 

“谁?”

 

“文州,我是方队。”

 

“方队?”喻文州有些疑惑,起身准备开门,看了下电脑屏上的时间,刚刚变成了0点。

 

“方队,这么晚了,是有——”

 

“噼啪——”门还没有全开,像有什么东西突然炸开一般,随即许多条彩带飘落到了喻文州的身上。

 

“喻文州,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啊,喻文州!”

 

一大块点燃着蜡烛的蛋糕被方世镜托在手上,喻文州一看,原来不止方队一人,几乎所有战队队员都在门口,还有…站在比较靠后些的黄少天。

 

“噗嗤——”他忽然就笑了,“谢谢大家。”

 

“额,因为早上才从少天那知道明天,不对,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蛋糕比较小···”方世镜挠了挠头。

 

喻文州从方世镜的手上接过了蛋糕,“他跟方队说的吗?”喻文州转向了黄少天的方位,对他说:“谢谢。”

 

“······生日快乐。”黄少天盯着地面,似乎耳朵又红了一些。

 

“文州,生日快乐!今年18了啊,成人快乐!”

 

“是啊,18了······”喻文州恍惚了一下,便立即回了神。

 

“谢谢方队。”

 

 

方世镜看着这群闹哄哄的孩子,心里一阵欣慰。

 

“老魏啊,这样的未来满意么?”

 

 

 

——————————————————————

——————————————————————这位刚满18岁的孩子,将在未来,成为蓝雨奠基石。




第一次发文((((紧张(((((

写的挺平平淡淡的......emmmm

最近闲下来看了DW,果然很有趣!!我喜欢时空旅行!!我喜欢doctor!!!!!太逗了!!!好喜欢他笑起来的样子!!!!!可惜S1结束他重生了qaqS2还没看,但我仍然喜欢没重生之前的doctor......qaq
好想重温时之足啊………虽然重看又是再被虐一遍………就等着44二刷啦!!!!!

电影打卡1

绣春刀打卡✔️
难得的国产武侠好片,看得很带感!剧情很喜欢ww
不过结局好悲啊……三兄弟只剩二哥了……大哥被砍头时心绞痛,二哥的一念之差将两个兄弟推入地狱,独留他一人活在世上…其实二哥所做的都算不上对也算不上错,他想要帮妙彤赎身,想要帮大哥升官,想要帮三弟摆脱师哥的困扰,他试着隐瞒一切,没想到还有人在暗处。或许三兄弟生活在现在,能过的更安生吧。

就希望喜欢的太太能平安。
一切安好。
你说就这点愿望怎么这么难实现呢。

真的气哭。一整天。
没有这样为哪一件事而气哭。
唉。

小周生日快乐呀!!!!!
给小周买了个蛋糕嘿嘿嘿ww虽说挺小的qaq害怕于打火机让室友帮忙点的蜡烛哈哈……
这算是我为小周过的第一个生日吧qwq
你才16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你或许才接触荣耀,你或许心中迷茫着,大胆的向前走吧,你将有一段精彩的未来。

最近正好在构思周叶的古风文,突然听到故梦,感觉曲调好适合他俩啊????!!脑补一万字大戏!!!

大学四年至少300本剧本、200本书。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