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藤

【喻生贺/微喻黄】 (((起名废的我不想起题目......qaqqq

·原著向,按时间线,设定在第三赛季,对没错,还没正式进联盟。

·可能会带点喻黄,但是这时候,少天还是个别扭的小可爱((。【doge】嘿嘿嘿~

·不知道所理解的人物性格、行动对不对emmmm欢迎讨论www

·啊啊啊啊啊来晚了许久!!!!喻队我对不起你!!!((真的好久啊我的天qaqqqqq

 

G市最近又降温了。

 

尽管下周才是春节,红灯笼却挂满了街头,商场中也开始播放每年都一尘不变的迎新春歌曲,俨然已产生了一种过节的气氛。

 

“(108,70)。”一道声音突然打破了较为沉寂的气氛,喻文州合上了手中的笔记本,站起身,走到显示屏前,“方队,这个时候,在这个坐标,我认为…可以一试。”

 

自从第三赛季开始,方世镜便有意将喻文州安排参与每晚战队内部的讨论。白天训练,晚上跟随战队进行前一次比赛的复盘和下一次对手的分析,虽然喻文州一开始真正参与进去的机会很少,但他都在认真聆听,拿着那本笔记本在上面写写画画。即使是突然的一次建议,也可能会成为点睛之笔。随着次数的增加,战队的成员越来越能接受喻文州——这个曾是训练营中吊车尾的孩子。

 

“……可以是可以,但是这个位置,从现在这个方位来看,比较困难在这个时间可以到达,需要提前做好准备。”方世镜摩挲着下巴,紧盯着喻文州所讲的那个坐标。

 

“对,需要团体赛一开始,便朝着这个目标进行,引诱对手进入我们所布置好的坐标,然后一举击破。”

 

气氛再次恢复沉寂,房间内所有人似乎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可行性不大,谁来实施?队伍中暂且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何不直接破敌,绕绕弯弯那么多根本没有必要。”只见黄少天突然起身,走向显示屏前,移动鼠标,往前似乎只移动了0.1秒,“就在这里,‘上挑’‘银光落刃’直接克敌!”

 

黄少天,同样是训练营中的孩子,被前任队长魏琛挖掘,具有很强的洞察力。方世镜将其二人安排参与每天的战队复盘,都只为了一个目的,冠军。

 

方世镜看着显示屏前的两个孩子,似乎有些眼花,他忽然想起了,这个赛季刚开始时,少天对他讲说的话。

 

“我才不承认,下个赛季,喻文州是我的队长!”

 

那时,那个孩子通红着脸,憋着一股气,低着头,握紧着拳头。方世镜知道为什么,但他没有阻止,只是摸了摸黄少天的头。他相信黄少天心中并不是真正怨恨喻文州,只不过——

 

“还不都是你的错啊,老魏······”

 

其实喻文州也都清楚的,训练营的孩子、战队的成员以及···黄少天是怎么看待他的。虽然他们都清楚真正的原因,但只是想把魏队的离开都归咎于他的身上罢了,用个不好听的比喻,那就是“替罪羊”。他不做解释,也不想追究,他也曾一度怀疑过在那天与魏队比赛的意义到底是对还是错。可是不管,那日的比赛结果是怎样,仍然无法真正阻挡魏队的离去。

 

客观原因产生的事件——

无法解决。

 

 

“好,复盘完毕。大家都去休息吧,明天晚上还有比赛。”话还未说完,队员一股脑的全跑了出去。或许是沉静在刚刚的分析之中,方世镜收拾完文件后,环顾了下房间内,发现喻文州和黄少天还在。

 

“文州,少天,辛苦了。”

 

“方队,不要总是让我和他的名字放一块好吗。”黄少天抬起头撇撇嘴。

 

“哈哈好,好。”方世镜无奈的笑了笑。

 

“其实···黄少天,你说的那个时间点直接克敌,我认为有很大机会可以突破对手的那一击。”喻文州突然停下了手中收拾东西的动作,插进话来。

 

“那是!”

 

“但是,若是两者结合,对于整个时局的会增加更大的把握,直接克敌必定是有随机性,若是失败,后续······会失去控制。”

 

“怎么结合,谁来控制,你仍然没有回答我刚刚在上面问你的问题。”黄少天仍然是对喻文州所讲的破敌之法表示怀疑。

 

“下个赛季。或许能。”

 

黄少天顿了顿,深深的看了喻文州一眼,随即一笑:“哈哈,那就拭目以待咯。”

 

“方队!快走,马上赶不及了!”刚说完,黄少天就立即拉上方世镜离开了,似乎在耳边小声说了什么。

 

喻文州朝着他们离去的方向看了一会,便也拿起东西回了宿舍。

 

 

 

 

今天复盘的结束时间意外的有些早,喻文州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觉得有些奇怪,回来的路上人怎么这么少?难道今晚俱乐部有什么活动?而且……平常热热闹闹的宿舍里现在空无一人。他并未立即就休息,而是打开了电脑,一遍遍放着今晚所复盘的比赛,不知持续了多长时间。

 

“咚咚”“咚咚”突然的敲门声打破了喻文州的思考。

 

“谁?”

 

“文州,我是方队。”

 

“方队?”喻文州有些疑惑,起身准备开门,看了下电脑屏上的时间,刚刚变成了0点。

 

“方队,这么晚了,是有——”

 

“噼啪——”门还没有全开,像有什么东西突然炸开一般,随即许多条彩带飘落到了喻文州的身上。

 

“喻文州,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啊,喻文州!”

 

一大块点燃着蜡烛的蛋糕被方世镜托在手上,喻文州一看,原来不止方队一人,几乎所有战队队员都在门口,还有…站在比较靠后些的黄少天。

 

“噗嗤——”他忽然就笑了,“谢谢大家。”

 

“额,因为早上才从少天那知道明天,不对,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蛋糕比较小···”方世镜挠了挠头。

 

喻文州从方世镜的手上接过了蛋糕,“他跟方队说的吗?”喻文州转向了黄少天的方位,对他说:“谢谢。”

 

“······生日快乐。”黄少天盯着地面,似乎耳朵又红了一些。

 

“文州,生日快乐!今年18了啊,成人快乐!”

 

“是啊,18了······”喻文州恍惚了一下,便立即回了神。

 

“谢谢方队。”

 

 

方世镜看着这群闹哄哄的孩子,心里一阵欣慰。

 

“老魏啊,这样的未来满意么?”

 

 

 

——————————————————————

——————————————————————这位刚满18岁的孩子,将在未来,成为蓝雨奠基石。




第一次发文((((紧张(((((

写的挺平平淡淡的......emmmm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