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藤

偶尔写写东西~

【叶修生贺/周叶向】我家那啥在我生日那天一大清早就吵醒我,只为——!好,原谅你了

*剪辑师周*导演叶paro

*小队长生日快乐!!

 

一、

 

“小周?唔……你要带我去哪啊?”

 

一大清早,还睡得迷迷糊糊的叶修就被周泽楷带上了车,还没适应几秒光亮,便再次被黑暗覆盖。

 

“这架势……前几天就听方锐说你在暗戳戳搞什么事,你不会——是想把我卖了吧?!”叶修摸了摸覆盖在眼睛上的东西,“我承认,我承认之前你睡觉时在你脸上画画的是我,还有之前给你扎小辫子也是——小周你!”叶修还未“坦白”完,便感受到脸上传来一瞬间的触感,惊得叶修说不出来话。

 

“我知道。叶修,不要摘下来。”周泽楷凑近叶修的耳朵,低沉而又认真地说道。一张一合吞吐的气息经由耳朵传入大脑,让还在沉浸于刚才的震惊中的叶修宣布阵亡。

 

“……好。”

 

车启动了,开车的人技术很好,一路上都十分平稳,让坐在后座位的叶修感到十分舒服。城市的吵闹声逐渐远去,偶尔有清脆的鸟叫声传入叶修的耳朵。

 

是个好天气啊。叶修想到。小周这个小兔崽子真是,等到了地方再好好教训他,不过,似乎是要去很远的地方……叶修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前几天忙着电影上映事情的他终是抵不过身体与精神上的疲劳,再次睡了过去。

 

 

二、

 

叶修第一次见到周泽楷是在面试的考场上。叶修25岁,周泽楷21岁。

 

叶修身为面试的考官,而周泽楷作为应聘的剪辑师之一,这便是二人初次的身份碰撞。

 

周泽楷刚进入教室时,叶修便愣住了,就算之前还在娱乐圈里,也没有见过如此好看的人。棱角分明,五官的位置刚刚好,刘海紧贴在两侧,他不是流行的那种锥子脸,也不是那种带有女气的面容。最有味道的是他的那双眼睛,如星空般闪闪发光,很有灵气。

 

“你叫——”叶修翻动着桌上的简历,他记得这个人,不光是照片还有简历内容都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近期传来的那位剪辑小生应该就是他了。

 

“周泽楷。”

 

他轻轻点了下头,似乎有点局促,只是对叶修抿嘴一笑。

 

 

三、

 

在娱乐圈中,若是问起“叶秋”二字,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在叶秋18岁那年,处女作《却邪》横空出世,并获得了当年国内最有知名度的最佳电影奖提名。其彪悍的剪辑手法或许正如其作品名般作为上古武器震住了许多圈内人士。

 

当然,后期的成功也离不开前期的拍摄。将剪辑与拍摄都承包的叶秋,另辟蹊径,创造出了不同于传统的拍摄模式。这其实也是有原因的,据后来叶秋本人所说,他完全是野路子出家,长辈们的工作与电影艺术毫无关系,完全凭借自己的兴趣与钻研,以及结识的好友合作而完成。未受过科班系统学习的叶秋,处女作便以独特的个人风格而展现。不过,正因为打破了传统,观众评价的分歧非常之大,但是也因为叶秋的年龄之小,大多数差评的观众之中也表示了对他的宽容。总体来讲,鼓励居多。

 

在大家都想对这位年轻导演一探究竟的时候,叶秋却表示不接受任何采访,只要关注接下来的作品即可。这倒是让各位娱乐记者的心中憋了一口气。可惜的是,叶秋所在的公司——嘉世娱乐,将他保护的很好,在他正式露面之前,未有一张照片流传。

 

正如他本人所说,隔了一年之后,第二部作品上映,不再是提名,而是真正得奖。其第二部作品仍是保留了与处女作相同的个人风格,但在手法上更加成熟,镜头语言上的表达增加了专业感。第三部作品的诞生也是在其第二部隔一年之后,再一次摘下了桂冠,同时获得了最佳男主角的奖项。

 

可在第三部上映之后,接连两年都未有新作品的消息,另一种声音忽然出现,说叶秋只会用套路,根本没什么才华;更有人说他背景大,靠关系,以前的作品都不是自己拍的等等诋毁他的言论。网上便掀起了一场粉丝与黑子之间的骂战。

 

还未等骂战分出胜负,嘉世娱乐公司便宣布了叶秋将不再拍摄的消息。消息来得非常突然,各大记者纷纷赶往h市,想要得到第一手的消息。可赶到时,人早已离去。

 

圈内人士纷纷表示惋惜,一位天才导演的离开。

 

 

四、

 

“嗯,周泽楷……找到了。你好,我叫叶修,是这部影片的总导演。小周有过当演员的想法吗?你的外貌还挺符合现在女孩的审美的。”

 

“没有,比较喜欢幕后。”

 

“初步接触剪辑是在什么时候?”叶修抬起头看了周泽楷一眼,便继续浏览起了他的简历。

 

“高中毕业暑假。”

 

“嗯……三年。”叶修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拿着笔一下一下的敲击着桌面,“哒哒”声在空荡的教室中回响。

 

“小朋友,作品有带么?”坐在叶修旁边胡子有些拉碴的男人突然出声,正准备拿出桌上的烟,不料却被身边的叶修阻止。

 

在发生这一小插曲的同时,周泽楷已经走上了前,将U盘放到了桌子上。

 

叶修拿起U盘,便将之插入了电脑,站起来关上了教室中的灯,前方的幕布上通过投影仪显示出了画面。

 

“老叶,这不是——!”原本有些懒散的男人突然像是睡醒了一半,坐直了身子,边拍叶修的肩膀边兴奋地说道。

 

“嗯。”由于光线昏暗,屏幕的亮光反射在叶修的眼睛之中,叶修全神贯注的看着周泽楷的作品,喃喃自语道,“原来你就是一枪穿云么。”

 

一枪穿云,近一年在B站大火的up主,自第一次投稿到现在,已是有了4部作品,而最火的便是这部,以曾经的天才导演叶秋的三部电影为素材制作的混剪。剧情向剪辑,却完全不一样的内容,短短的四分多钟,反转也恰到好处。以暗黑为主基调,转场镜头虽多,但加以效果过渡与色调的调整,让人观看时非常舒服,作者的目的也在其中体现。

 

“啪啪。”鼓掌声突然响起。

 

“小周虽然看起来很安静,风格却如此凌厉啊。”叶修边说边站起了身,走到了周泽楷的身边,“既然是以……叶秋导演的作品为素材,想必你也是很喜欢他了,来谈谈你对他以及他的作品的看法。”

 

空气中沉默了许久,而叶修也很有耐心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处女作便到影院观看过,第二三部也是。”周泽楷突然认真地、坚定地直视着叶修,眼睛中仿佛闪烁着光芒,“对剪辑的兴趣,是因为叶秋导演,他的风格,不拖泥带水,我很喜欢,剪辑他的影片也是在解构他的镜头,——我其实认为叶秋导演是位很细腻的人,当年宣布退隐一定是有原因的——”周泽楷低下了头,仿佛下了很大决定一般:

 

“我一直在期待着他的回归。”

 

在教室里另外两个人注意不到的角度,周泽楷缓缓握起了拳头。

 

“他会回来的。”

 

不曾想过眼前之人有回应的周泽楷,顿时睁大了眼睛。叶修的这一句话掷地有声,仿佛有魔力一般,让周泽楷深信不疑。

 

“你要相信他。”

 

 

五、

 

“祝贺杀青!!”为时三个月的拍摄终于结束,久违的休息时间让大家都格外珍惜,毕竟漫长的后期制作即将开始。

 

饭桌上一片热闹,灌酒的灌酒,抹奶油的抹奶油,三个月相识的情谊让大家都有些不舍得。

 

“叶导叶导,来喝杯酒。”

 

“不了不了,酒力不行。”叶修向敬酒的人微微一笑,碰了一下对方的杯子以表感谢。若是放眼望去,你便能发现唯有叶修的酒杯丝毫没有动过。

 

“你们喝着,我出去抽根烟。”说罢,叶修便站起身走向了门外。

 

刚刚月初,天空中的月亮仍是细小的月牙,闪闪星光点缀着黑暗的夜空。夜风吹拂着叶修的头发,独自一人站在酒店门外吸着烟。

 

“叶导。”虽然声音很小,叶修仍能听到喊声。

 

“呀,小周你怎么也下来了?”

 

“你好久不回。”周泽楷走到叶修的身旁便停了下来。

 

“……,我出来透透气。你先回去吧小周。”隔了一会,看身旁的人仍没有动静,叶修便也知晓了他的意思,熄灭了手中的烟。

 

“小周,第一次跟片场感觉如何?”

 

“很累,但是……实现了愿望。”

 

“愿望?”出乎意料的回答。

 

“嗯,与叶秋导演一起。”

 

叶修怔愣了一下,笑了起来,“我们小周同志果然很聪明呀。”

 

“那天就猜到了。”

 

“果然是个闷葫芦,能憋这么久。”

 

“想要亲眼确认,你说了,你会回来。”

 

叶修突然就想起了面试那天自己对周泽楷说的两句话,没想到便暴露了他的身份,说是暴露其实也不算,他本名确实叫做叶修,用“叶秋”只是迫不得已罢了。

 

“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便要辛苦小周了,让你跟着我拍摄,也是方便你读懂我的意思。电影剪辑师最重要的一点,便是要与导演的想法相通,不过呢,我也期待着小周自己的想法。”

 

“嗯。”

 

“好了,我们上去吧。”叶修手一挥,便挽住了周泽楷的肩膀,一同与他走进酒店,“小周你还挺能喝的,那么多杯脸都不红。”

 

“父母能喝。”

 

“唔,我家老头子也挺能喝的,怎么到我这代就不行了……”

 

叶修后面说的话,周泽楷已有些听不清,曾经最憧憬的导演就在自己的身边,跟着他拍摄,得到了他回归的承诺,从面试成功到现在杀青的时光如同梦境一般不真实。每天清晨起来时,都害怕着这一梦境的破碎。

 

“恭喜小周同志面试成功,你以后就是我的御用剪辑师了!请于X月X日至XXX报到。”邮箱里的这封邮件仍被周泽楷好好保存着,这或许是他21年的人生中最大的礼物了。

 

 

六、

 

“这里,转折的有些眼花缭乱了。”

 

“可是,会增强主角的混乱感。”

 

“不一样的小周,重复几个镜头过渡都是用叠化是可以,但持续时间很重要,你再从前面放一遍。”

 

“……”

 

自杀青之后已是过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主要的工程便是进行后期的剪辑,将拍摄好的镜头连接成一部一个小时多的电影。而在这一个月里,叶修与周泽楷几乎形影不离,窝在公司里小小的地方,晚上住宿也是在公司里。

 

电影一般会分为两个版本,一是放映版,也就是最终成片,通常是专业的剪辑师制作而成;另一版是导演剪辑版,通常不会流露出来。常有一句话:“找剪辑师就跟找‘老婆’一样。”,剪辑师与导演之间能否心意相通是即为重要的。

 

周泽楷曾问起叶修为什么要招剪辑师的时候,叶修只是挠了挠头道:“既拍又剪的工作量有点太大了,老了老了。”

 

周泽楷表示不置可否。

 

“四点了,时间还剩一个月,你也完成一半了,去休息会吧。身体第一。”叶修看了眼电脑上的时间,朝着周泽楷的方向问道。

 

周泽楷摘下耳机,点点头,以询问的目光看着叶修:“一起?”

 

“我得等会,还有些事要办。”周泽楷发现叶修今天一晚上都在为他手里的那张纸发愁,关了电脑后,便朝叶修的位置走去。

 

“宣传方案?好早。”

 

“小周?啊,是啊,其实是老板娘做的,让我想想可不可行,你也知道,当初我退隐,实情基本上整个公司也都知道了,此次复出,必会遭到‘嘉世’的阻拦。老板娘就说‘早做个方案,以应对敌人’。”

 

“噗嗤。”周泽楷突然笑了。

 

“小周你也觉得是吧,我对这些都不太在意,一切的根本还是在作品的质量上。不过……”

 

“去睡觉吧。”

 

“嗯?”

 

“身体第一,质量高。”周泽楷笑吟吟地看着叶修。

 

叶修也笑了。他发现周泽楷让他说不出话来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好,我们去睡觉。”

 

 

七、

 

在天才导演叶秋退隐的四年后,一部无明星演出的、自传式影片《君莫笑》横空而出,先是举行了三场点映,便口碑爆棚,出来的一位位观众都十分激动的表示“王朝”要再次来临。大众的好奇心是抵挡不住的,上映第一日便有许多受到“自来水”鼓动的观众来观看影片,看完后无不纷纷想起十年前的那部《却邪》,在本片末尾的字幕中出现的导演大名叶修,也让观众怀疑起这个人的身份。

 

“叶修是谁?!”——各大娱乐官博上纷纷以这四个字和两个标点为标题。

 

而就在上映的三天后,导演的真面目终于被揭示——四年前宣布退隐的天才导演“叶秋”。粉丝瞬间引爆了微博。这是他第一次接受了采访,“叶秋”长得很干净,穿着西服,显得十分彬彬有礼,但眉宇间无不透露着一种凌厉之气。

 

这是一次王朝的狂欢。

 

八、

 

“叶修。”

 

叶修在梦中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喊他,睁开眼后却仍是一片黑暗,怔了几秒后,才想起来早上的事。

 

“小周。”

 

周泽楷听到了叶修的声音,便立刻回过了头:“到了。”说罢,便打开车门下了车,走到后排,将叶修扶了出来。

 

“叶修。”叶修感受到周泽楷走到了他的背后,解开了眼罩。

 

由于要适应突如其来的光亮,叶修慢慢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片花海。

 

已是临近夏初,看到如此广阔的花海令叶修也是吃惊了一番。花的颜色呈规律性排列,显然也是人工种植的。还没待叶修缓过神,周泽楷便走向前牵起了他的手。

 

周泽楷牵着叶修的手走在这片花海之中,每束花之间空隙很少,一束一束之间几乎没有空隙。花瓣轻轻柔柔的,偶尔一两片掉落在叶修的手背上,不待被手背的主人发现便随风而去。

 

叶修刚睡醒,意识还有些朦朦胧胧的,任由周泽楷牵着他,感受着掌心传来的温度。无数个夜里,周泽楷轻触叶修的手背,十指相握,那是最美好的时刻。

 

“小周,还记得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吗?”

 

“嗯,记得。面试。”

 

“我其实很早就看过你的作品了,一枪穿云一枪穿云。”叶修看着走在前面得周泽楷,小声嘀咕着,“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吧。”

 

“不过小周你真的很好看,我一个男的,第一次也被你的长相给惊到了。现在想来,我这算是一见钟情吗?哈哈。你说你是不是也早就对我图谋不轨了。”

 

周泽楷停了下来,转过身,直视着叶修的眼睛:“叶修是我最憧憬的导演。”

 

叶修最喜欢的就是小周的眼睛,满载着星辰闪闪发光。

 

“谢谢你,小周。”在那段时光里,叶修其实已经听了这句话很多遍了,而无论在何时何地,周泽楷都是一副非常认真的样子,带着不容置疑,带着对他的感情。

 

周泽楷突然蹲下了身,拿起了几枝掉落在地上的纸条。叶修一时不知道周泽楷在干什么,也蹲下身来。

 

周泽楷编了一个花环。

 

在叶修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周泽楷将之戴到了叶修的头上——正正好好,不大不小。

 

周泽楷笑了起来。

 

“生日快乐,叶修。”

 

 

END.

 

评论(1)

热度(27)